黄粱一梦、孰真孰幻

一部好电影的观看过程,就像一次时光旅行。
你进入“它”的世界、深陷在“它”的世界、忘了时间,难以自拔。
待故事终结,你回到现实,却反而感觉像是从现实进入了另个世界。有些恍惚,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活在无限可能性的集合里,因此现实和意识里的世界本质上是一样的,即现实就是虚幻的,通俗点说,现实和梦就是一回事。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自古就有,而近年来西方相当的电影作品也有表达这种思想。
  平行世界存在无穷多个,在我们看来没有任何逻辑的或者十分怪异的事情,在平行世界中可能是合情合理的(你的梦境)。
  片中科学家并不是创造了一个平行世界,而是打开了一个可以携主观意识进入平行世界的通道(平时做梦,可以看作是潜意识在平行世界里的活动)。为什么这个平行世界和“现实”如此相像?因为主角进入了根据牧师对“现实”的记忆所“构筑(进入)”的世界,同时主角携带有主观意识,因此那个世界的逻辑以及所有规律定律都和“现实”是相同的。可能有人问时间,答,时间并不存在,它本身就是无限可能性而已,但时间对于和“现实”相关的世界来讲是线性的,虽然它本是不存在,但是在主观意识的引导下,人类脱离不了线性时间(想想做梦的时候,有时间感吗)。
  至于每个八分钟结束后主角都要被弹回到机舱,首先要明白一点,就是主角所在的机舱是一个以主角的记忆及意识所“构筑(进入)”的平行世界,主角没有脑死亡,因此这个世界不存在八分钟的限制。至于平行芝加哥,是源代码负责以死者牧师的记忆“构筑(进入)”的一个世界,牧师已经死了,所以只能拣回八分钟的内容(这点片子里已经讲过),这段时间内,主角是以半个参与者的身份进入了一个基于他人“构筑(进入)”或者说是引导的世界(和盗梦空间的里的概念一样),八分钟过后,牧师的引导会瓦解,主角被弹回机舱平行世界。最后一次可能是因为主角在“现实”中脑死亡了,机舱世界瓦解,横跨空间数量减少,主角主观意识与其他空间连结断掉了,因此在最后一次的平行芝加哥,主角的意识在八分钟以后仍然存在,那实际上是以主角自己的意识所“构筑(进入)”的平行世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