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入了戏,是谁出了戏

借着热潮和宣传里大写的耽美而看完了这部电影,实话,心情糟糕透了。

call me by your name
的漫长等待中间出现这部片子,花絮里看拥抱和对视,然后吻戏片段流出,韩国上映,十一月三十日释放片源,在b站看生肉直播,之后迅速跟进的字幕,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别。此前累积起来的期待,反复咀嚼以至于正片里和之前花絮中略微剪辑的不同也会感到突兀。比如宰夏为英佑挡光,说spotlight,
yeah,正片里中间多说一句“英佑”,也觉得节奏怎么不对劲。搜索引擎,b站,微博所有检索框里的“method”“吴承勋”,花絮剪辑的MV让我有心无心地整整唱了一个星期的追光者,身边人听到会说“诶你也看蒙面歌王了吗”或者“你看了夏至未至哦”,才会了解这才是时下可以广泛交流的话题,而不是“最近很期待的一部电影但是没有上映但是有人用花絮剪了这首歌的MV觉得很好看呢”。在没有正片用花絮续命的日子里英佑拉住宰夏挡在眼前的手是平常的倾诉,是属于两个人的时刻,而不是借着话剧的台词的偷偷试探。
“是我浪费在你身上的时间,让你变得如此珍贵。” 以至于像是参与了他的成长。

一个最简单的故事,当老戏骨带着第一次接触话剧的爱豆走上话剧的舞台时,对角色的投入让他们模糊了自己与角色的界限,却在四周的嘈杂里被强行从那种人戏合一的状态中剥离。

是小成本小格局的诚意之作。像詹一美之前的split,非常好的演员表现,非常好的主题立意,想讨论的关于演员方法派演技将演技当做真实,而作为血肉之躯的人,最后如何将演技从真实中剥离呢。那一刻我为你心动为你魂牵为你潸然落泪,如果说生活只有此刻,而我如此忠实于我角色的感受,我是不是真的爱你,我们在角色中相爱的那一刻如此感人是否因为真实,而那一刻我们当真能把自己和所谓我们在扮演的角色剥离,如果我们因为我们的思想而存在,那么如果我声称我是用心用感受去演绎这个角色,那一刻我想到你而落的泪是否就是真实的我曾爱过你。同人cp粉的毒瘾和教义。
但是剧本的确很弱。仿佛就是拍一步看一步,过程中场景为了本身美感而舍弃了合理性和服务于整个故事的职能,包括流传广泛的吻戏,关门后的慢动作般的停顿转身,就像过于刻意的要营造某种暧昧紧张耽美的氛围,而这是满足于个人取向而不经深思的选择。海边的曼彻斯特为什么能从看似刁钻的角度把一个故事不动声色地讲述得感人肺腑,因为剧本经过三年打磨,编剧清晰地明白自己要的是何种情绪,何种故事,所有细节里何种态度,再辅以完美的演员,才会有这样的佳作。method是he还是be,如果就大众取向二人彼此吸引并真心相爱而宰夏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与英佑分开都算是be,method在结尾为了扣题method选择的是更为残酷的结局(无视逻辑的欠缺来看):宰夏在话剧的推进的过程中因为英佑将情节与现实故意混淆,让宰夏担心起熙媛的安危,对claire的担忧部分投入的感情比对singer的爱的部分要更真挚,而在台下的熙媛也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宰夏不消解释就剖白了自己的内心,和熙媛冰释前嫌双宿双飞了。(呢!)英佑成为了完美的singer,只是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他都没有得到他爱的人的爱。
熙媛/
扮演熙媛的女演员叫做尹胜雅,真是美的不行,远景近景A面B面,穿衣也有品,人也很温柔。恨不起来。
吴承勋/
当然是这部戏当之无愧的第一亮点,某个电台节目里尹胜雅说起吴承勋说他“不知道的时候眼神很挑衅,笑起来却又很可爱”,精准提炼概括出吴承勋个人的魅力点。而对于英佑这个角色,吴承勋本人也说过“冲动的自私的纯真的有着致命魅力”。相对于英佑我更喜欢singer,吴承勋在扮演反派的黑暗的和爆发性魅力在话剧中的singer中反而有更好的呈现。人人都可以可爱甜美有礼貌,但是我喜欢挑衅的不耐烦的不择手段地痛哭失声的痛失所爱的崩溃。最后一场戏里英佑的爆发,“我讨厌狗和小孩”的咬牙切齿,“哥只是想救自己”“哥就那么想活吗”“我不是说过你再对我说一句谎话我就会杀了你吗”的绝望,爱情这场戏里英佑和singer一样苦苦挣扎,爱人却一早换了心肠。最后的话剧那场戏吴承勋爆发力吴承勋大有前途。
话剧剧本拼图/
剧本小格局,情节弱化游离,吴承勋说电影开拍前一天话剧的剧本才出来,几乎这个unchain的话剧就是服务于电影剧本的产物,于是在电影情节推进是可以无限调节以达到与电影人物双关的目的的。话剧里出现的每一个场景都有两人感情的不同阶段,宰夏英佑冲突那场戏英佑对宰夏动心,spotlight那一幕宰夏开始对英佑动心,之后内心挣扎的心神不宁的宰夏对所有人挑刺,弄伤了英佑,却几乎是彼此确认心意。然后宰夏带英佑去他的海边秘密基地,毫无戒心一心以为只要两人相爱就无所畏惧的英佑在ins上发照片掀起舆论风波,这时宰夏还在因为以为是熙媛把人引过来的而责怪她,但是后来新闻发布会上就冷言冷语毫无留恋地拿开英佑的手(这里一遍遍询问“你爱我吧你是爱我的吧”的英佑),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英佑不假思索公开两人感情,如何能对眼前一样承受压力的惶恐不安的英佑置之不理?剧本的锅。
英佑宰夏第一天见面的时候话剧导演怎么介绍的?“因为太爱Walter而把仇人mark错认为Walter的失明男子singer”
和“虽然得到了singer的爱最后却要杀了singer的Mark”,所以宰夏到底演的是Walter和Mark?但是无论如何,Walter还是Mark,爱的都是Claire。singer绑架了Mark,以为是Walter,所以Mark能完全不相信singer关于被Mark强迫的谎言。singer绑架Mark是为了和他心中的Walter在一起,Mark为了得到singer的信任装作Walter说谎,所以真正的Walter或许曾经爱过singer,但是最后那个场景里singer以为的Walter其实是Mark,是爱着Claire的Mark。
/到底是不是同性题材。
是否因为风评舆论改口我不知道,但是导演说这不是同性题材倒的确无可厚非,导演自己拍的电影到底想拍个什么东西当然导演本人更清楚,尽管完成度又是另外一回事,或者同性题材这一类别的划分本来就是因人而异(虽然看不出这有什么重要的,好作品最重要的当然是动人心弦感人肺腑啊)。接吻前问你是不是gay真的不是那个场景里的调情佳句啊。

英佑,是一个不甘于被经纪人掌控的idol,厌烦于被营造的形象,所以也抵触着被经纪人强塞的话剧行程。像是一个叛逆期的孩子,幼稚的反抗着经纪人的独裁,在话剧排练的最初最大限度的表示着不配合,却没有真正的不顾一切。

我相信,英佑被愤怒的宰夏代入戏里的那一刹那,是真正对话剧产生兴趣的时刻,也是对宰夏产生关心的转折。

戏与戏中戏交相呼应,宰夏对英佑的一步一步指导让英佑开始迷失,所以在初次见到宰夏的女友熙媛时他感受到了威胁。粉丝合影时扯过熙媛,却悄悄把宰夏拍进了照片,幼稚的示威与挑衅。

当这种角色代入而产生的心动一点一点吞噬掉英佑的界限时,他开始对熙媛有了试探与挑衅,对宰夏倾注了属于singer对walter的爱。

宰夏是一个惯性犯,他对于角色一直有着异于常人的投入,因而被熙媛大声质问时他陷入了迷茫,究竟是宰夏爱着英佑,还是Walter爱着singer。

当宰夏与英佑在熙媛的画室里情难自抑的时候,那个寡言又桀骜的英佑美得诱人,那种超越了性别的美,是爱情带来的。那张探头的ins照上,尽是肆意的幸福,不在乎话剧,不在乎角色,不在乎任何人。得到了宰夏的他,幸福溢满胸腔,所以他反抗了。不再是被铃音催促就接电话,不再是任由经纪人摆弄自己的ins,不再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沉默寡言,他和宰夏肆意的奔跑在海风中,用照片告诉世界他和他的爱情,宰夏的爱给了他彻底反抗的勇气。

而美梦,短暂的只有汽车后座上难以描述的一夜。分离,却成了永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