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影片为我们展示了一场为了意识形态的同族人战争,一个我们比较少接触的视角,抗美援朝中韩国方面的小战士。像秀英所说,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参加集会才有吃的。被胁迫上战车的人民,根本不在意什么是共产主义。男主是一个普通的修鞋匠,一个伟大的哥哥。为了把小弟弟送回正常的生活,拼了命的去获取一个荣誉勋章,中间或许有被旁人的赞美和上级的肯定迷失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忘记初衷。换来的是什么呢?秀英惨死,关押弟弟的监狱被火烧了。后面,就成为了一个所谓的无产阶级战士。弟弟可能是人间真善美的代表吧,但我觉得是因为你哥哥为了把双手沾满鲜血,才换来你的善良。最后弟弟穿越火线,唤醒了振泰。全片最大的讽刺来了,为了弟弟安全的回去,振泰又朝着朝鲜军开火了。或许他们兄弟俩都没有国家意识,没有大局观。但是,这才是正常的我们呀。南北朝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国家。由于上层意识形态的不同,背后势力的不同,兵戎相见。有谁错了吗?没有。好好珍惜这和平年代吧。

战争摧毁的不仅仅是家庭、爱情和生命,还摧毁了人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肥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1950年的汉城,一个小小的修鞋匠李振泰背着他的家当,在街上喊着“修皮鞋!”“修皮鞋!”
到处招揽顾客,背后躲着他调皮的弟弟。

这是很美的画面,金黄色的阳光给汉城破旧的房子们披上了一层温暖的面纱,相信无数人都会因为这样的温暖变得温柔无比。

振泰和弟弟嬉闹着,收拾摊子,准备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未婚妻英秀和母亲应该已经做好了饭,这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小家庭。

振泰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做一双鞋给弟弟,让他上大学那天穿上。弟弟振石是一家人的希望,一家人都一起奋斗,赚钱,期待着振石上大学的那天。

图片 2

只是,战争来了。

和所有战争一样,前线需要壮劳力,尽可能多的壮劳力。振泰和振石在带着全家人逃亡大邱的路上被抓走了。妈妈和英秀拼命地追,拼命地追,英秀哭着问振泰:“你的脸怎么了?”
振泰只回答说:“照顾好妈妈。”

部队的生活就是地狱,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把头勒在裤腰带上。士兵们啃着难以下咽的食物,藏着对家人的想念,吐槽着这该死的战争。哥哥只有一个想法,兄弟俩,要让弟弟活着回去。当哥哥听说,一枚勋章可以送弟弟回家,燃起了他内心当中的一丝希望。

哥哥变了。最危险的任务,他去;不该他完成的任务,抢着去;甚至,不顾战友的死活。两次,如果不是他贪功近利,他的战友不会因为错过最佳救护时间而死去,而他们,也是某位母亲的儿子,某位妻子的丈夫。哥哥视而不见。弟弟看在眼里,心凉透了。

负伤战友肚子里长了蛆,疼痛难忍,又没有吃的,他杀了别人,然后自杀了,这激化了士兵们的情绪。我记得有一位士兵问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意识形态有那么重要吗?
政府已经好几天没给我们食物了,我们不被杀死,就被饿死!这和杀日本鬼子完全不一样!”没有对和错,赢了,有肉,输了,只能吃死人。这就是战争。

哥哥如愿以偿立了功,弟弟却没有庆祝的心情。巧妙的是,他们在一次战役中,抓到了曾经一起修鞋的男孩永硕,也是现在被迫成为北朝鲜军的永硕,兄弟俩的反应恰恰相反。哥哥执意处决,弟弟执意保护,兄弟俩的裂痕已经无法弥补了。弟弟质问哥哥:“你的勋章到底是为了谁?”
曾经爱自己至深的哥哥现在成了一个眼里只有勋章的杀人狂魔,弟弟除了恨,还是恨。

其实,我也挺不待见哥哥的。没见他对爱人如何思念,没见他对母亲如何挂念,口口声声为了弟弟,却不顾战友的生命。也许得了勋章,真的可以变成将军,有无尽的荣耀,这才是他喜欢的吧。所以,弟弟在他得了勋章那天,跑回家了,没有庆祝,跑回去找妈妈和嫂子。哥哥听说以后就跟着跑回去了。嫂子还在,瘦了好多,显得特别柔弱,两人开心地拥抱在一起。

只是,战争来了。

意识形态永远属于政治玩家,老百姓不过是棋子罢了。为了吃饱肚子,英秀不得不去参加共产党的集会,为了照顾母亲和弟弟妹妹,英秀柔弱的身子来回在两个政党之间。如今,南韩政府说她是“共产主义的婊子”,带走枪决。兄弟俩及时出现,救下了英秀,和反共团形成了对峙。

你知道吗?在哥哥听到反功团污蔑英秀和高官有染时犹豫的那一刻,真想上去抽他一巴掌!不该呀,不该怀疑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子。英秀死的时候,还在说,相信我,我没有做丢人的事。弟弟在牢里不断地责备哥哥:“是你的犹豫杀死了英秀,你是凶手!”
哥哥没说什么。

图片 3

面见新司令官的时候,哥哥只是追问:“可不可以用我的勋章把我弟弟送回去?”
司令官不但没同意,还下令烧了监狱。在废墟里淘到一堆焦骨的一瞬间,哥哥的世界就坍塌了。看着一个血性的汉子拿起石头砸死司令官那那个背影,是真的很绝望,很绝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