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过是大地上行走的影子

人不过是大地上行走的影子。
                       ——莎士比亚
长路漫漫,我们永远不能行走在阳光里,只能低着头行色匆匆的从黑暗里走过。
《白夜行》。不得不承认最初要看这部电影仅仅是因为电影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一样,白夜,有着经纬分明的意味。
人们说:所谓白夜,是在纬度达到一定度数的地区太阳落到地平线下只能达到一个很小的角度。由于大气的散射作用,整夜天并不完全黑下来。
当然这是最正统的解释,我自己的解释是:我是白夜,白昼如同黑夜。
因为灵魂的某个部分有着黑暗的、无法安定的、嗜血的因子存在,只能借由那些苍白无力的却又可以熠熠生辉的文字来表达自己,就像,白夜行。

书还剩一点点就读完了,却迫不及待的看了电影。我想要知道,这样的一部作品,怎样通过一个个镜头,表现出来。

当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奏响的时候,我看到的是那么现实那么黑白分明的开场:一边是纯白的性爱场面,而另一边,是黑色的杀人场景。唯美而惨烈。
如果说世界上需要什么鲜明的对比,那么这就可以说明一切。
那些浑然天成的高雅与守夜般的执拗守护,交织缠络。

太阳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它的影子就会消失。
她说,他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一小束阳光,支持着她,在黑夜中行走。
他说,她是他的阳光,是虚构的太阳,虽然不太明亮,但是却支撑着他,一直走下去。
她总是一袭白衣,温柔的笑容,讨得一个又一个欢心。
他总是一袭黑衣,冷酷的俊庞,埋了一具又一具尸体。
他们都以为,光与影,是共生的。对方是自己的阳光,是自己的希望。
为了他,她强颜欢笑,一步一步踩到最高点。
为了她,他沾满鲜血,被黑暗慢慢吞噬。
他们为的,都是那等待了15年之久的幸福,那束缚他们15年的噩梦。
是呵,那天终于到来了。那天,太阳升到了最高点,于是影子消失了。那束光随着她嘴里吐出的一句:不,我不认识他,肆无忌惮的照亮了整个黑夜。影子,微笑的消失了,他知道,太阳,终于升到了最高点了。
电影把推理小说彻底变成了一个黑暗的爱情故事,他们爱的那么伤,他们爱的那么深,但那是被诅咒的爱。
看到结局,我想,他还爱她么?她还爱他么?他们不过是被过去的诅咒缠住了,想要一束真正的阳光,来解脱。
或许他对她,从过去的爱,变成了习惯,变成了守护,变成了怜悯。
或许她对她,从过去的爱,变成了依赖,变成了她可以利用的工具,变成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她的白衣下,是肮脏的污血,是早在15年前被腐蚀的灵魂。
他的黑衣下,是脆弱的灵魂,是千疮百孔的情感。
这样的结局,也好。如此邪恶的诅咒,只有死亡,可以打破。
不是白夜笼罩一切,就是黑夜主宰一切。只是,失去一方,剩下的,只是行走的皮囊而已。
我们都渴望阳光,渴望阳光给予我们温暖,渴望阳光赐予我们希望。
只是,我们是身处黑暗中,还是在虚拟的白夜中前行呢?那束光,真的是希望之光么?还是另一个,华丽外表的诅咒?

日本作家执笔的小说,在日本被改编成了漫画和连续剧,但是我选择看的却是韩国翻拍的电影,当初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日剧的很多蓄势往往过于夸大,人物表现感情的方式不如韩国的电影含蓄,在伦理片和悬疑片当道的韩国影坛半遮半露的表现手法屡见不鲜,这样禁忌的题材更有发挥的空间。
因为有的时候,沉默是比直白的诉说更有说服力的。
如果你看过《空房间》和《老男孩》,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沉默的、空旷的,就如同广漠的夜空一般,在黎明前有着深沉到谷底的浓黑。

很久没看过如此引发我思考的电影和书了。十分欣赏东野圭吾的创作。有空了,也会把电视剧版白夜行看一遍。
发现一个很bug的地方,那么辛苦熬那15年,途中又杀了那么多人,要是被查出来,不就计划泡汤了么?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以为自己身边的久久不肯离去的影子会永远保护你,成为你的影守。总会有一天,影子疲倦了,成为了别人的阳光。
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无论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