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队名字叫人的野兽

电影不如小说或者说很难展示小说的东西,一般是那种叫感觉的东西。。。这个电影则把这种感觉展示了。。

   很多人关注这部影片,都是从一个非常规的渠道获得的。坂本龙一的惊世配乐竟然产生了喧宾夺主的态势,吸引了关注这部电影的主流目光。然而,到真正屏息凝神地花了两个小时看完电影,才发现吸引人的并不只是音乐,还有那个叫做北野武的圣诞老人。
  其实这部电影让人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只是我知道,剧透是一种低端的所谓评论,咱不干。于是我翻了翻别的评价,大多数都是和人性之类挂钩,这倒是符合了一贯的影评规则。文艺青年和学院派的大一统总归是到了人性层面,现在只要提及分析,好像不提人性便是笔者没人性一样。可是,人性归根结底又是那么空虚的一个词,并非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两个字绝对不足以说明或是说清那么多个个体。换言之,人性是注重人的个性的,笼统的概括便是最大的泯灭人性。导演大岛渚试图表现人性,那么他就没有杰克、劳伦斯、世野井、大原上士等等这些人物了,我以为,表现人性的前提是追求个性。这是大岛渚镜头里有人物的根本所在。
  然而事实上,片中的很多人物充满个性化的行动,总是叫人看起来一头雾水,这同样也是情感表现不明的原因。很多人说这影片充斥着同性之爱,因为总是时时刻刻充斥着那么多的小暧昧。世野井在军事法庭初次看到杰克的时候,浓眉大眼之中流露出的是日军军官难以寻觅的怜悯,当一排日本兵熟练地举起步枪准备给杰克行刑,镜头一转,杰克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世野井从后面闪出来,大岛渚没给台词,因为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不过,与其说这是特殊时期缺乏女人的男人之爱,倒不如说这是一个真正经历磨难的军人之间的敬佩。世野井是日本兵变事件中的幸存者,他的多数激进朋友全都死于非命,他的思想中充满了坚韧不拔却又愤恨今世的情态,而审讯中的杰克是什么样的?他带领着游击队员打击日本人,战到最后一人,为了保护村民而投降。守了这样一位敌人的性命,我想世野井的心态体现的可要比《南京!南京!》那位可悲日本兵好得多。在神经坚强的世野井眼里,战场上只有对敌人的勇敢互相尊重,而不是对对方的悲惨处境充满怜悯。这在后来,世野井发疯似的让英国俘虏和伤兵都出阵列队的一幕体现得更为明显,世野井嚎叫般的:“你们不是身体受伤,你们的精神病了!”英国人听得清他说的英语,却万万不明白他的意思,因为有的战俘已经虚弱的死去了,英国人知道精神是抵抗不了肉体的孱弱的。可是世野井是强者,他手里有明晃晃的刺刀,他命令所有日本兵强制战俘摆出个他满意的精气神儿。日本人的歇斯底里和英国人的东倒西歪,在淡红色的阳光下显得真他妈讽刺。大岛渚不是只在说日本,而是直指亚洲人的一种精神强迫,因为这在冷兵器时代的中国,也并不少见。
  有很多人说影片最感人的部分,是世野井即将砍英国战俘队长的头,而杰克上前亲吻了世野井的那一幕。我想,大概同性之爱也是通过这样的桥段引申出来的吧。这让我想起李安导演的电影《断背山》,那里的同性之爱表现得大胆明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片中两个人行事之后,其中一个牛仔曾剧烈地呕吐。事实证明,生理的反映和心理的承受往往是背道而驰的,心里明明有爱意,做爱以后怎么还会呕吐呢?反观回来,世野井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感情的机器,冷静地像几笔线条勾勒出来的素描画。当他向那些他认为精神有病的英国战俘咆哮的时候,也是他的情感到达了感性的最高点,这时候杰克甚至要比颇为了解日本文化的劳伦斯更为专业,杰克上前的一吻救了战俘队长的命,也将世野井精神里的所有强壮顷刻瓦解。世野井是个矛盾体,他身上充分体现着“菊与刀”的气质,杰克摧枯拉朽般地令这个矛盾体土崩瓦解。
  不得不说,世野井和杰克的来来往往会让人疲惫。影片最为轻松的,一切都来自于一个叫北野武的圣诞老人。我认为片中百分之百催泪的片段是大原上士和劳伦斯身份互换之后的一段对话。以前大原上士在对待战俘劳伦斯的时候,虽然略有平等,但是也有非打即骂的情况,然而种种过后,两人还是能如同老友一般谈笑。被惩罚了的劳伦斯在世野井和大原上士以及一个疯狂似的日本兵面前,发狂似的辱骂了日本人的神祗,世野井没动,大原上士一直念着诵经,而后面那个制止劳伦斯的日本人泪流满面。世野井因为发现收音机而通过了处死劳伦斯的决定,可是又被醉酒的大原上士用一个愚蠢的借口搪塞过去,“你知道吗,我今天就是圣诞老人,我就是你们的圣诞老人。圣诞快乐劳伦斯,圣诞快乐。”大原上士,这个被年轻的北野武演绎出神的角色,给劳伦斯的圣诞礼物就是留住了他的命。
  在那个我们从小就认定为魔鬼的部队里,鸡奸、禁食、虐囚、剖腹、活埋,一件一件的发生了,可是我还是看到了魔鬼部队里的一个个人形的士兵。大原上士最后说:“我能一直这么醉下去吗?”“我真是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我只是做了一个军人应尽的职责。”当北野武饰演的大原上士露着黄牙大叫着“圣诞快乐劳伦斯,圣诞快乐”的时候,我才明白其实有些电影没必要探究,只要让你心里一暖、鼻头一酸就够了。
  大岛渚毫不掩饰地拍下了一队野兽,这些野兽的名字叫做人。

电影从一开始就开始展示日本武士文化和欧洲文化的差异,在这些反复的差异中,男主角们的暧昧缓缓流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七毒小脑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以大原为主的上士很鲜明的告诉那些欧洲俘虏,他看不起俘虏,看不起同性恋。他侮辱朝鲜俘虏对一个英国俘虏的猥亵(?),要求双方当场演示,否则杀了他们。。世野井路过,制止他的野蛮残忍行为,但是并不是因为同情俘虏。

世野井参加对杰克的审判,杰克带着叛逆和不羁在法庭上,不直接回答审判者的话。被问到名字,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名字,而日本士兵则告诉他,日本士兵被俘虏的时候,如果不自杀就会撒谎,不用自己的名字。这就是武士道?他们认为苟且偷生是耻辱,但是欧洲人不怎么认为,他们认为被俘虏,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名字不需要更换。世野井也许就是被他吸引了,找出日内瓦公约借口并表示自己相信杰克,救了杰克,并吧他带回自己的俘虏营地。虽然后面还用枪毙试探了杰克,不过这节,理解不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